贾轶群 ,从金融到影视的冒险路

作者: admin 分类: 影人杂谈 发布时间: 2019-10-04 16:10

人物简介:贾轶群,知名出品人、制片人。2006年担任电视剧《爱在战火纷飞时》制片人,之后相继制作《好先生》《恋爱先生》,2017、2018连续两年荣获美国亚洲影视联盟“金橡树奖”金牌出品人奖。2019年,由其担任制片人的《我的真朋友》热播。

从《爱在战火纷飞时》到《我的真朋友》,贾轶群13年的制片人经历总与人们耳熟能详的影视剧联系在一起:《人间正道是沧桑》《好先生》《恋爱先生》……这些作品让她在行业立足,也让她一步步实现心中梦想。13年前,贾轶群放弃大银行里的工作,满腔热血投入影视制作,从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没有经验的行业“小白”到诸多代表作傍身的知名制片,靠的就是“一种着了魔一样的喜欢”。

身为制片人,如何面对争议?影视剧行业将迎来怎样的挑战与机遇?她的职业生涯又有哪些值得分享的故事?面对《环球人物》记者的采访,贾轶群将问题一一解答。

谈作品:争议是必须学会承受的   《环球人物》:之前被热议的《我的真朋友》,制作初衷是什么?

贾轶群:我们是希望能做一些社会话题的原创剧,而房产在中国其实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词汇,怎样通过一个房产中介的角度把社会中各种人的心态和生活价值观展现出来,这是我们制作的初衷。

说实话,很多人看完后说很感动,这个就肯定了我的初衷。第二个是观众的确给我提了很多建议,比如剧情上的、服化道上的、角色的生活心态上的,甚至有的人很严厉地批评我,说剧情有的不太合理,或者说房产中介不是这样的,不够真实。其实这个是我每天在扪心自问的,影视作品和现实生活到底要不要有差距?怎么做这个差距怎么样?如何做到取源于生活,但是要高于生活?

说实话,我觉得生活挺残酷的,从我内心来讲,我的观影心态就是不希望每天回家看到电视上还是很压抑的东西,我希望看到的是生活可能很累很难,但我们可以放轻松地去接受它,积极寻找未来的希望,这才是活着的意义嘛!这就是我的价值观。

《环球人物》:身为一个制作人 ,如何面对作品的争议?

贾轶群:作为制片人来讲,这些是应该承受的。不能说我为了保持安全,就选择一个最熟悉的领域,我觉得艺术创作者应该保持一种初心,不会因为害怕观众批评我,就去做特别擅长、保险的东西。说实话,《好先生》也好,《恋爱先生》也好,我的作品其实每次都有非议。我不怕别人批评我,没有人批评,没有人关注,那才是最可悲的。我觉得大家骂我,然后我知道观众是怎么想的,我再用改善的作品去满足大家,这也是一种成长。

《环球人物》:今年的电视剧圈,有什么趋势?

贾轶群:我觉得今年是挑战和机遇并存的一年,不会那么浮躁,大家都会沉下来,然后回过头去想,我是不是关注作品本身?不会再为资本所绑架。我觉得这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后,剩下来的,肯定是那些关注内容制作的公司。

其实从总局的立项数量来看,今年开始原创都市情感剧、现实题材的话题剧会成为一种趋势。但是从我个人来讲,我反而现在挺想做一些有点厚重感、历史感的东西。

谈经历:从银行到影视圈  《环球人物》:您出于怎样的契机进入了这个行业?

贾轶群:我原来是做银行的,后来公派出去工作,回来之后就接触到了这个行业。当时,一个朋友拍了一部电视剧,是陈道明老师演的《茉莉花》。因为我懂财务,就去帮他看看剧组的财务情况,然后我就天天在现场待着,一开始不是很懂,后来觉得挺有意思,再后来看他们讨论故事和剧本,我就觉得特别喜欢。从讨论剧本,到把剧本呈现出来,再到后期,当你在机房里看到那些画面,就觉得很神奇,就把我最原始的那种激情给调动起来了。回来以后我就跟单位说我要辞职,我们行长还很惋惜,说你想清楚没有,你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也没有人脉,甚至都没有任何资源,你没想过会失败吗?但是我当时就觉得还是要尝试一下。

很幸运的是,我第一部剧就找到了八一电影制片厂编剧室的主任柳建伟老师,写了一个关于战争和爱情的剧,叫《爱在战火纷飞时》,这部戏就是我事业的开始。

《环球人物》:这样的人生抉择,很多人会觉得过于冒险了。

贾轶群:我觉得人的命运有时候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就是机会把你推到了一个选择面前。比如我突然有一个机会去感受影视,突然发现自己特别喜欢,像着了魔似地喜欢。人真喜欢一个东西的时候,它就会天天萦绕在脑海里——不行,我就要干这个!我觉得冒险也是值得的。

《环球人物》:这么多年的制作经验,有没有你特别想要尝试或者喜欢的影视类型?

贾轶群:我13年前开始做电视剧就特别喜欢战争戏,入行五六年后就参与了《人间正道是沧桑》,我觉得那种东西是真正能沉淀下来的,所以我也希望接下来能再去尝试一下。

《环球人物》:如今所谓的流量时代、IP时代,好像都已经不太奏效了?

贾轶群:从去年就已经不奏效了,不是说有一个大流量演员戏就能卖,观众就买账,因为戏是一个整体,每一个工种、环节都很重要的,一个人完全支撑不了一部戏。

《环球人物》:很多创作者会觉得被资本裹挟,您有这种感受吗?

贾轶群:说实话,我还真挺有感触的,因为我可能有两个脑子,之前做金融,现在又来干这个,所以能体会双方的矛盾所在。比如很多导演、制片人觉得自己被资本裹挟,而很多资本又觉得我投入这么多钱,结果你的作品或者公司没有好的表现,资本也觉得自己很冤枉。其实我觉得是两者没有互相理解。

那么这个时候,一个好的制片人就很重要了。好制片人得有两个脑子,一个是站在资本的角度去考虑投资方的需求,必须得挣钱,你首先承认它要有企业属性和商品属性。如果所有的中国电视剧都赔钱,这个产业会发展吗?不会了。如果没有钱,还完成什么梦想?

但是光有钱,也是生产不出来好的作品的,因为你不懂怎样去表达。所以怎样在资本的可控范围内,达到最好的艺术化效果,这对中国制片人是一个挑战。我觉得我们产业再往下走,应该是越来越需要好的制片人。现在专业的制片人是非常紧缺和需要的。

《环球人物》:在行业这么多年,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贾轶群:大的变化倒没有,就是我觉得自己好像逐渐找到一点做制片人的感觉。现在好像慢慢知道,做一个制片人要怎么去选题,怎么观察生活、观察人物,怎么去把握剧本,怎么去选择演员,怎么跟市场沟通,怎么去宣传……就这一套东西得花好长时间去摸索,慢慢才找到一点感觉。但是有的时候还是没有很自信,我就需要不断去尝试,合作,那我就试一下;我没接触过那样的选题,那下次也试一下。可能未必每次都会很成功,但你只有做了,才知道怎么去掌控每一种可能性。可能这就是符合我双子座的性格吧,喜欢冒险,追求创新。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